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十年之后,美图还能讲好“中国Instagram”的故事吗?

  • 黄金城手机板
  • 2019-07-19
  • 315人已阅读
简介8月8日,美图公司CEO吴欣鸿对外宣布美图最新的“美和社交”战略。除此以外,他还宣布了变革美图公司的组织架构,成立社交产品、美颜产品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。美图旗下两款重要产品美

8月8日,美图公司CEO吴欣鸿对外宣布美图最新的“美和社交”战略。除此以外,他还宣布了变革美图公司的组织架构,成立社交产品、美颜产品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。

美图旗下两款重要产品美图秀秀和美拍也迎来全新改版。美图秀秀app的社区内容流将直接显示在首页。美拍则定位泛知识垂直短视频社区。

自美图公司在2016年上市之后,许久未在美图相关的公开场合露面的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,也出现在了当天的发布会上。虽然普通话并不太标准,但是他竭力传达美图转型的决心。“如何为用户、为股东、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,一直是美图人持续探索的命题。”他说。

而早在一年之前,蔡文胜在一次与港股投资者对话中,他表态,“图片工具不是简单的工具,图片是天然的社交入口”。按照蔡文胜的说法,美图秀秀对标的应该是Instagram。

2018年5月21日,在美图十周年的庆祝派对上,吴欣鸿就已经谈到美图秀秀要转型为社交软件,以获取更多用户和使用时长。“这是美图下一个十年的开始。”他说。

然而,以图片为载体的“美和社交”,真的能为美图带来下一个辉煌的十年吗?

▲美图公司CEO吴欣鸿

美图十年5亿用户

2008年10月,美图大师上线。两个月后,用户突破100万。

“当时没有想过未来能做多大。”在2017年美图公司业绩发布会上,吴欣鸿告诉凤凰网科技(微信搜:iFeng科技),关于赚钱的方法,当时想到的也只是广告和增值服务两种,“电商和游戏没敢想”。

当时美图秀秀的竞争对手包括傅盛的可牛影像做出了光影魔术手,腾讯推出了QQ影像。但“美术高手”吴欣鸿发现,竞争对手专注于通用的图片编辑,满足用户在日常工作中快速处理图片的需求。但女性用户对于图片编辑的需求——快速地让自己变美,并没有得到满足。

“所以美图聚焦于女性用户。”吴欣鸿说,美图逐步在产品中加入了人像美容、磨皮美白、瘦脸、瘦身等功能,并且针对女性用户的特点,让操作的步骤尽量简单。此后,美图秀秀的用户增长几乎是瞬间提速。

2011年底,美图PC加移动端的用户量突破1亿;2012年,PC端的用户量突破1亿,同时PC加移动端突破2亿用户;2013年春节,移动端用户量会突破1亿。“甚至70后都开始在用美图了。”吴欣鸿说。

▲美图手机卖得越多,美图公司就越尴尬

美图公司的产品线也在不断丰富,2013年之前主要是以美图秀秀为主的工具产品;2013年之后,主要是以美颜相机、BeautyPlus为主的自拍产品;2014年推出的美拍则是美图从工具向社区转型的标志。此外,在2013年,美图还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产品——美图手机,在2016年美图上市前,美图手机的销量突破了100万台。

2017年3月,美图公司公布的2016年全年财报显示,其月度活跃用户在2017年的1月达到顶峰,为5.2亿名、而截止2016年12月31日,该数字是4.5亿。

美图难题——商业化困难、用户下滑

在高速的用户增长背后,美图公司也一直面临质疑,这种质疑随着其上市而愈加集中——美图何时能提高商业化能力,从而实现盈利。

尽管亏损在持续收窄,但是美图从来没有尝过盈利的滋味。根据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,2015年其亏损为7.1亿元,2016年为5.4亿元,2017年进一步收窄至4.6亿元。

更为致命的是,以“互联网估值模型”上市的美图,大部分收入来源却是智能硬件的销售。2015年,美图总收入为7.41亿元,其中智能硬件部分为6.67亿元,占比为90%;2016年,美图总收入为15.8亿元,智能硬件部分为14.7亿元,占比为93%;2017年,45.3亿元的年收入中有37.4亿元来自智能硬件销售,占比为82.5%。但是在2017年上半年,21.79亿元的营收中依然有88.7%来自智能硬件销售。

▲美图收入依赖于手机销售让其变得不像互联网公司

从2015年到2017年,美图互联网业务的营收分别为0.75亿元、1.05亿元和7.87亿元。其中,在2017年上半年,互联网业务实现收入为2.47亿元,其中广告收入为0.83亿元,美拍直播等增值服务收入为1.64亿元。

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,美图加快了在互联网业务上的拓展速度。2017年全年,美图广告收入为3.07亿元,增值服务收入为4.8亿元。对比来看,广告业务收入增速快于增值服务收入增速。

美图另一大难题是用户的下滑。根据美图2017年财报显示,其月度活跃用户总数为4.16亿,同比下降7.6%。其中,国内的月活用户为3.04亿,同比下降16.4%,海外月活用户为1.12亿,同比增长29.5%。

除了美图秀秀实现了同比14.85%的增长以外,美颜相机和美拍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,其中美颜相机同比下滑23%,美拍同比下滑13.8%。这已经是美拍的月度活跃用户连续两个年度出现同比下滑的情况了。

“美拍的量越来越不行了,2018年最火的还是抖音和快手。”直播经纪人涛先生告诉凤凰网科技,他们在美拍的红人主要做美妆和搞笑类内容,但是相比起抖音等新兴平台,美拍的吸引力明显不足。可预见的是,此前遭遇下架整改风波的美拍,月活用户将继续加速下滑。

自上市以来,美图的市值一度爬高至773.1亿港元,但是到今天,其市值仅有200亿港元左右,缩水将近74%。有分析师认为,如果美图不能证明自己拥有可信赖的盈利能力,那么股价很难上涨。

▲美图公司市值几乎跌破200亿港元

小米集团的现状,应该是“美图状况”的最好体现。小米上市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,2017年营收为1146.25亿元,其中来自智能手机销售的部分为805.63亿元,占比70.3%,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营收占比20.5%,来自互联网服务的营收仅为98.96亿元,占比为8.6%。

作为“互联网估值模型”上市的典型代表,小米发行价定位17港元,但是上市首个交易日的开盘价仅为16.6港元,直接跌破发行价。随后虽然上涨至22.2港元,但是截止8月15日,小米的股价已跌至16.3港元,市值蒸发了1000亿港元左右。

硬件收入占据主导的美图,一直寻求在商业化上的突破。2017年11月6日晚间,美图公司发布公告,任命程昱为COO,负责美图的整体商业化。到美图之前,程昱曾是微博的高级副总裁,从2012年起主导微博的整体商业化并取得巨大成功,包括在线广告、用户增值服务、电子商务、移动支付等业务都迅速增长。

“广告一定是美图非常核心的业务,曝光型广告、社交媒体型广告或者是效果型广告,基于美图海量的用户,有很大的空间。”上任没多久的程昱在美图V6手机发布会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如是说。

但程昱一个人还不是美图商业化的救世主——美图秀秀始终还是一个工具。既然是一个工具,盈利难题、新的用户增长点和用户粘性,随时都会被新的工具挑战。美图赖以为生的美图手机,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功于美图秀秀的海量用户。

“中国版Instagram”能拯救美图?

成名于美图秀秀,存活于美图手机,对于美图来说这怎么都不是一个好的故事。那么如何才是一个好的故事呢?需要让投资者相信,美图不仅拥有海量用户,还能将这些用户产生的内容进行留存,从而产生长远价值。

“中国版Instagram”就是美图下一个十年全新故事的开端。对于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美图来说,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故事更能让投资者重新认识美图的价值了。

“但是,Instagram在国外是个好故事,不过中国版Instagram这个事,美图之前就有很多公司尝试过,结果都没做起来。”一位长期为美图公司提供营销服务的供应商告诉凤凰网科技,他并不看好美图公司选择的转型方向。

这也并不是美图第一次尝试往社交方向的转型。此前,美图在2012到2013年间曾经试水过一个针对设计师及插画师的社交平台,但因受众过于小众而中止。

更为人所知的是,美图还曾经推出过一款名叫“闪聊”的社交产品。

闪聊的聊天模式区别于传统的对话框,其聊天窗口采用卡片式设计,看起来更显年轻和个性。并且支持文字、图片、语音、表情、视频和涂鸦六种聊天形式,所发送的涂鸦按笔触轨迹呈现给对方,甚至还包含二次元弹幕式聊天。

▲美图曾经推出的社交软件闪聊的对话框

为了更加满足年轻人多样化玩法的需求,除了一对一聊天和群聊天,闪聊增加了认领CP和匿名聊天的形式。同时,闪聊还按兴趣将人分类,用户可以按照共同兴趣寻找好友。

放在今天来看,闪聊就是微信、微博、陌陌、B站、QQ空间的集合体。还加入了Snapchat的元素—阅后即焚,如果用户不喜欢自己被恶搞,可以在设置中打开这一功能,对方看到信息后即被清理。

但是集合一切好玩元素的闪聊最终还是没有成功。美图寄希望于拓展社交用以沉淀用户,随之开展游戏、电商、广告等业务的计划也不得不暂时搁浅。直到2017年,美图才在没有任何社交关系的支撑下,上线了美铺,这是美图在电商业务上的试水。而这一切依赖的还是工具—美图秀秀、美颜相机、AI测肤、AI美妆等。

是美图没有做社交的基础吗?并不是,美图拥有超过4亿的用户,特别是绝大部分都是女性用户,他们除了有让自己变美的需求,还有分享美的需求,而分享行为则是社交的基础。

那么美图为什么没有在社交上获得成功?不管是针对设计师及插画师的社交平台,还是针对年轻人社交的闪聊,最终都是以失败收场。

而这次美图以“社交”开启下一个十年,已经不再是通过推出新的社交产品,而是在美图秀秀和美拍中加入新的功能,以寻求提升用户的使用时长。这两款产品也都进行了改版升级。

美图秀秀将在9月份完成全面改版,用户打开美图秀秀app,以图片为核心展示的社区内容流将直接显示在首页。美图官方数据显示,在今年5月开放公测以来,社区核心用户平均每天使用社区25分钟。

新版美拍会上线“交作业“的功能,在社交的互动方式上有所改变。比如,某达人在美拍发了一个舞蹈的制作教程,用户可以把学习的过程拍成视频,像交作业一样由达人点赞或评论,产生二次创作和更多互动。

吴欣鸿介绍,美拍的下一步是面向未来一代构建新型社交关系,针对95后和00后的新兴兴趣点,比如黏土、手帐、图章、SA等泛知识内容和极其活跃的小型圈子和圈内的语言特色、文化内容,提供新的社交玩法。

“图片社交真的是一个需求吗?”一位资深的美图用户杨小姐告诉凤凰网科技,美图秀秀对她而言只是一个修图的工具,她更愿意把精修之后的照片分享至朋友圈和微博。这句话无疑道出了美图做图片社交的尴尬局面,熟人社交是微信在主导,以文字、图片和短视频为媒介的信息流掌握在微博手中,陌生人社交由陌陌把持。图片,只是三大社交平台的一种信息介质而已。

一定程度上,美图想做社交和支付宝想做社交,本质并无不同。现实点来说,美图依靠以图片和短视频为核心的内容流,可以留住更多的用户时间,从而寻求广告营收上的增长,这才是正经事。

前一个十年,美图走上顶峰;十年之后,美图难再美。

文章评论

Top